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四面楚歌 第254章菁華的計謀
    楊天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就是...就是上次你對我用的...可以讓我聽你話的那個。”他支支吾吾半天找不到詞來形容南喬的催眠術。

    南喬淡淡的反問道,“你到底想說什么?”

    楊天連忙搖搖頭,“我...我想拜你為師,那個法子能不能教教我?”

    南喬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你想學?”

    楊天腦袋不會轉什么彎兒,直言道,“自從菁華嫁給我之后,她每天對我非打即罵,還從來不讓我進她房間,鬧得整個寨子都知道我跟她的笑話,我只好一味地忍讓,本以為她懷孕后會收斂些,沒想到她幾次三番想流掉孩子,幸虧我發現的早,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他欲言又止,表情很是糾結,“我知道她心里一直都喜歡二當家,可是她如今有了我的孩子,我想學會那個后讓她聽我的話,好好把孩子生下來,不要再做傷害自己的事了。”

    南喬聞言,頗有感悟道,“菁華也不知道是哪輩子修來的福氣,能有你這么全心全意的對她。”頓了頓后南喬繼續說道,“不過此法對孕婦胎兒不利,若你真為她好,便不要過于的寵溺,否則只是你一個人付出,時間久了還會讓人生厭。”

    楊天一天,雖然有些遲鈍,但一聽到對菁華不利的話來,他當即打消了跟南喬學習的想法,

    “菁華一心不想要這孩子,那...那我該怎么辦?”

    有時候南喬實在想不明白,為何會有人會愛上另一人,那人既然不愛,換個人愛不就好了嗎?何必苦苦執著。

    “你為什么會執著于她一人?”她問。

    楊天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看到她時會很興奮很開心,她難過時我也會不自覺的跟著難過,見不到時會一直想著,想她想的連吃飯睡覺都索然無味,就算看其他女人,也沒有見到她是時候那種感覺!”

    是啊,有時候愛情就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雖然只是體現在一些瑣事上,可這些瑣事,每天都會在生命中循環而過,也許一開始都不懂得愛,會不會過的更好一些呢?

    南喬心中所想,回顧過往,感嘆不已。

    她對楊天的第一印象很不好,甚至可以說是厭惡,可此情此景,或許是她憋悶太久,忍不住跟他多說了兩句,

    “或許,你可以選擇淡忘她,這樣就不會再與她糾.纏了!”

    楊天搖搖頭,表情有些痛苦,“不行,我試過很多次,只要幾天不見她,就會控制不住的去想!”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讓你忘了她。”南喬說道。

    楊天有一瞬間的興奮,但隨即而來的是內心的糾結,“真的要忘了嗎?”

    南喬目光空洞的望著天花板,“如果回憶是痛苦的,又何必活在痛苦之中,或許你不記得她了,對你對她來說都是一種解脫。”

    “可是她有了我的骨肉...”他試圖說服自己,眼中的不舍明顯占了上風。

    “她不是不愿意嗎?”南喬停頓一秒后繼續說道,“不被母親所愛生下的孩子多半是不幸福的。”

    楊天看著少女惆帳冰冷的神色,不解道,“上次見你時,你儼然另一副模樣,不似這般!”

    “世事無常,你想忘了她我可以幫你,不過作為交易,你得幫我一次。”她雖然有些同情這個男人,喜歡上一個不該喜歡的人,可是眼下也只有他能幫她了。

    “怎么幫你?”看著床塌上動彈不了的她,楊天已然明白她被點了穴道,“幫你離開這里嗎?”

    “只要幫我解開穴道就行了。”南喬見他有些猶豫,便直言,“趁我現在還在跟你談條件,如果你不想忘記她,我便答應你其他事,其他要求盡管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她剛剛完全可以用瞳術催眠他,不過眼下為了讓他自愿幫忙,她難得發次善心與他多說了幾句。

    “二當家對你不好嗎?”看著先前宴席上的姬無煜對南喬無微不至,他還以為是產生了錯覺。

    “你覺得他對我好嗎?”南喬反問道,“好的話,我就不會是現在這般模樣了。”

    楊天說道,“那你為何不讓他忘了你,這樣或許二當家就不會對你苦苦糾.纏了。”

    南喬愣了下,她從來沒往這上面想,經過剛剛楊天這么一提醒,她確實可以趁姬無煜不備之時...

    但是一想到他會忘了她,為何她會心痛的難以呼吸?

    南喬暗自壓下心中的痛苦,不耐煩的說道,“你幫不幫?”

    楊天無奈搖搖頭,“算了,能解脫一個是一個,我看你現在也很痛苦!”

    他哪知眼睛看到她痛苦了,她只是不想再想個木偶似得任人擺布。

    南喬正要反駁,身上的穴位便已經被他解開,好不容易有片刻的松懈,她從床上坐起,

    “多謝!”她又提了句,“要我現在幫你忘掉菁華嗎?從此以后,你的記憶里便不會再有她的影子。”

    楊天擺擺手,“我想再等等,萬一有一天她喜歡我了呢!”

    好一個癡情漢,只是菁華一心只在姬無煜身上,他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南喬垂下眸子,“你走吧!趁他們還沒發現是你來過這兒。”

    “那你保重!若是哪天我想忘記她,自然會來找你。”說完這句,楊天從來時的窗戶翻走離去。

    南喬重獲自由,心里卻感慨良多,并未有多舒心。

    情之一字,當真是害人不淺。

    楊天為了菁華,竟不顧安危闖進姬無煜這處來找她尋求法子,若不是情到深處難以自拔,恐怕也做不到病急亂投醫了。

    南喬收起其他心思,眼下只一門心思的逃跑,如今她追影和骨笛都在姬無煜手里,就連攝魂鈴都被他收了起來,要赤手空拳離開這個寨子,還是有些難度的。

    不過幸好,現在是天黑,天黑什么的,她最喜歡了,因為可以掩護她成功的逃跑。

    從楊天離開的窗戶離開了閣樓,南喬只身潛入后山森林,借著黯淡的星辰光輝,她撥開草木盡量往密處走,以防姬無煜發現她失蹤后輕易找到她。

    正當她以為已經安全時,面前幾米開外,兩個黑影站在那處,像是在等她似得。

    南喬連忙止住腳步,定睛看著來人,因為天黑的緣故,她剛開始還以為是姬無煜,卻在那人出聲后,才知道原來是菁華。

    “呵呵,我就知道你會逃,楊天,這次干的不錯!”

    楊天聲音有些心虛,“菁華,既然她要離開,要不就放她走吧,不要再為難她了!”

    “你這個沒用的廢物,要不是我跟著你,還不知道什么時候你背著我替她著想,你不是口口聲聲要幫我嗎?若你這次不肯殺了這個女人,明天我就打了肚子里這個孽種!”菁華不留情面的罵道。

    楊天一聽慌了,語氣立馬就軟了下來,“菁華,別,我替你殺了她就是,你別這樣!”

    南喬眸子微微瞇了下,原來是這兩人,虧得她剛剛還覺得楊天很可憐呢,在菁華面前,楊天什么也顧不得,轉眼就將她出賣了。

    “都這樣了還舍不得忘?”南喬嘲諷一聲,若不是這個時候太暗,她完全可以用瞳術催眠,不過以她的武功,對付楊天還不在話下。

    “對不起!”他在菁華面前順從慣了,實在是做不到不站在菁華這一邊。

    “無所謂。”這廉價的道歉,南喬不需要,她語氣依舊驚不起一絲波瀾,“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殺我了。”

    話落,南喬順手從樹木邊上抽起一根藤條,握在手里做好隨時應對的準備。

    “還等什么?來!”

    話剛落音,不等楊天出手,南喬首先一藤條揮了過去。

    她倒要看看,這個為了愛蒙蔽雙眼的男人,究竟能不能將他抽醒。

    楊天沒想到南喬出手如此果斷,來不及防備的他生生挨了一藤條,就在藤條再次揮向他的時候,他腳尖一點,騰空飛起,才躲過了那一擊。

    姬無煜回到閣樓的時候,哪里還有南喬的影子,正在這時,有人來報,說是看到了楊天和南喬一同離開。

    聞言,姬無煜下令讓所有人朝著南喬離開的地方追去。

    林子里,南喬與楊天爭斗不休,而旁邊看戲的菁華卻時不時的望著寨子的方向,似乎在期待什么,她雙手輕輕扶摸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眼神狠絕卻帶著一絲糾結。

    聽到動靜開始慢慢朝這邊擴散,看著無數的火把如星星一樣的朝此處流動而來,越來越近,菁華便知道,她的計劃得逞了。

    南喬并非沒有察覺有異,而是她分.身乏術,加上楊天纏斗不休,她手中的‘兵器’并不是那么順手,才以至于脫不了身。

    就在兩人打的你死我活時,一旁的菁華突然用輕功飛了上來,直接撞在她揮出去的那一鞭上,下一秒,菁華像是受到了極大的沖擊那邊,疾速往后飛退,整個人硬生生的撞在身上的樹干上才停下來。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楊天,他立即結束戰斗回到菁華身邊,將口吐鮮血的菁華抱在懷里,卻被菁華拼盡全力推開,指著他的鼻子罵道,

    “你們這對奸夫yin婦,我不過是阻止了你們私奔,你們竟對我下如此毒手,可憐我還懷著身孕,你們居然連我的孩子也不放過!”說完菁華哭的十分凄慘。

    周圍的火光將幾人包圍在其中,只見暗紅色的血緩緩從菁華身.下流淌出來,楊天此刻已經傻眼了,而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南喬臉上,似乎要將她洞穿一般。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