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四十一章 煉心
    劍冢平原一處臨時洞府內,夕顏和吳辰龍兩人守在入口,保持警戒。

    已經過了五天,程翎一直在洞府中恢復真元和精神力,夕顏暗自擔心,這么久還沒出來,又要面對那么多的劍精靈。

    對她來說,只要程翎平安無事就可以,即便得不到劍道果也無所謂。何必那么辛苦,每次看到程翎疲憊的樣子,心中都是一痛,這種感覺實在太難受了。

    張虎站在一旁,安慰道:“夕顏,你放心,師傅一路走來,闖過多少困難,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我們要相信他!”

    夕顏無奈點頭,說道:“我知道,希望他能得償所愿吧!”

    兩人又等了一個多時辰,程翎總算走了出來,看他的樣子,顯然是完全恢復了。

    他對著兩人說道:“你們在這里等候,我繼續去布置陣法!”

    說完,身形一展,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再次來到原先的地方,先仔細觀察之前設置下的陣柱,發現中段位置的幾根節點陣柱還是被破壞了,好在那些劍精靈沒有什么智慧,只是在追趕程翎的過程當中破壞的,其余的陣基尚算完好。

    他隱匿身形,遠遠的趴在邊緣的地方。腦海當中不停的推演,這一次一定要盡量多打下陣柱,只是最后的三十六根離劍道樹太近了,許多節點位置都有強大的劍精靈守護。

    要引開它們所站的位置,還要推算攻擊方位,閃避方位。這可不是簡單的活計,他的精神力急劇消耗,連自己的劍法,閃避的方向都在計算當中。

    整整半個時辰,程翎閉上眼睛,舒緩一下雙眼的疲憊,還有精神力的消耗。半個時辰的推演,要想打下全部的三十六跟陣柱基本不可能,最多只能打下十二根,加上中段破壞的三處,就是十五個節點。

    之所以如此困難,就是要避開劍道樹。它周圍圍繞的劍精靈太多了,要想辦法將它們引開,然后再在劍道樹的前方設置下陣法。劍道樹太過珍貴,要是陣法籠罩其中,破壞上面的劍道果就不妙了。

    觀察了片刻,待那些劍精靈松懈后。程翎猛然暴起,風光化影身法施展到極限,留下數百道殘影。

    幾個閃身,突破外圍,來到中段雙手連彈,瞬間在原來的節點上重新打下連接的陣柱。緊接著,繼續往里突入。可不待他身形展開,那些劍精靈就醒悟過來,從外圍呈扇形朝他圍了過來。

    程翎壓根不敢和它們接觸,閃避著劍精靈的攻擊,再次幻化出數十道殘影,真身則繼續朝劍道樹突進。

    殘影留存的時間只有幾息,可還是迷惑住了大部分的劍精靈,中段和外圍的劍精靈都朝著那些殘影殺去,為他爭取了一段時間。待它們發覺后,程翎已經是在最后一段節點連續打下五根陣柱。

    剩下的幾根陣柱更困難了,外圍的殘影消失,劍道樹旁的劍精靈也圍了過來。他們的劍法威力更強,虛幻的長劍揮舞,帶起凌厲的劍氣鋒芒。

    程翎不得不分心閃避,這么一來,打入陣柱的速度慢了下來,而且圍過來的劍精

    靈太多,許多的節點方位都被它們的身形占據。

    心中焦急,右手純元劍揚起,猛然間朝兩個劍精靈之間的空隙打出絕強的一擊。正是新參悟的融合劍技“神雷殛!”這一劍,全力而發,參悟完成后還從未施展過。

    風之意境和雷之意境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強力的貫穿龍卷,那龍卷直線朝前,阻擋在前方的劍精靈都被轟得分散開來,頓時顯露出一條空隙。

    程翎猛得朝那處空隙沖了出去,劍精靈瘋狂追殺,他就帶著那些劍精靈朝遠方跑去。跑了一段之后,又繞了一個大圈回到劍道樹旁,繼續吸引劍精靈,再次逃跑。

    如此來回幾次,圍在劍道樹旁的劍精靈都被他帶動得離開原先的位置,只是追著瘋跑。這么一來,差距就出來了。

    風光化影身法達到大成的頂峰,速度奇怪,能追趕上程翎速度的,只有那些走輕靈和迅捷路線的劍精靈,后面的那些都無法跟上,繞了幾圈后,千余只劍精靈跟在身后的只有不到五十只了。

    程翎暗道天助我也,猛然變換方向,沖到劍道樹旁,抽空隙又打下了十根陣柱,比原先計算的還要多了三根。只是到了此刻,他的真元消耗得差不多了,再滯留下去,遲早要被追上。

    眼看身后的劍精靈越來越近,他連忙變換方向,繼續朝外圍跑去。遛著那些劍精靈跑了大半天,才將他們甩開,回到臨時洞府中。

    一回到洞府,不待夕顏和張虎發問,他就徑直說道:“幫我護法,我要繼續恢復真元!”

    夕顏擔憂的看了一眼,見他滿臉的疲憊之色,心中一陣心疼,忍不住說道:“翎哥哥,你太累了,還是不要那么堅持,劍道果沒有也就罷了!”

    程翎睜開眼睛,淡然說道:“夕顏,我知道你的心思,以前在落葉城,因為要討回公道,你才會努力修煉。如今在無相劍宗,你過的日子太安逸了,漸漸沒有的當年的堅持。”

    “可是翎哥哥,你的仇不是報了么,為何還要這么辛苦?”

    “不錯,我的仇的確是報了,一路走來,到現在的境界,我的實力逐步加強,可越是強大,越感覺自己的渺小。化神期達到頂點了么?不是,這還遠遠不夠,我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去做。”

    “修道之路,是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我不知道終點在哪里,我只知道,要讓自己變得更強。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站在眾生之巔,才能保持心靈的自由,世界的規則將由你制定。”

    “你夢想中的世界是什么樣的世界,就朝那個方向努力,如若不然,只會成為別人手中的棋子,你的命運將由別人所掌控,你明白了么?”

    這番話,緩緩道來,一字一句都清晰的傳入夕顏的耳中。他希望,當年那個被父親所傷,執意討回公道的女子能看清這世界本質,修道是逆天而行,是充滿未知和危險的,而不是養在溫室里的花朵。

    這樣的人,即便修為再強,成就也不會很大。因為他們的道心不夠堅定,有太多的顧慮,還有太多的雜念。不僅僅是

    對夕顏,就是張虎這段時間的表現都有這樣的問題。

    本來,張虎只是農戶出生,踏上修道之路,達到現在的境界,心智算是很堅定了。可惜他和宋英杰一樣,被保護得太好了,缺少生死歷練。這種經驗,可不是在宗門內苦修就能得到的。

    生死歷練,就像是站在懸空的鋼絲繩上,一邊是生存,一邊是死亡。絕不是進入某個山脈深處,與妖獸打斗幾場,受些輕傷可以代替的,他需要經過心境的磨練,要有隨時赴死的覺悟。

    在那樣的環境中披巾斬棘殺過來,才算是經歷血與火的洗禮,道心才會更加堅定、純粹,劍法也會更加凌厲。

    夕顏和張虎聽得振聾發聵,程翎的每一句都暗含真元,就像重錘敲打在他們腦海中一樣。漸漸的,兩人的眼神開始變了,不再猶豫,像是注入了一道閃耀的光芒,兩人的心境都提升了一大截。

    程翎緩緩點頭,兩人的悟性還是很高的,經過這一瞬間的變化,他們的心境才算是跟上突飛猛進的修為,達到一個平衡點,只要再有一個契機,就能再次提升。

    不過眼前,還是劍道果的事情最要緊。他閉上眼睛,再次進入修煉當中,開始恢復消耗的真元和精神力。

    又過了五天,程翎再次醒來。這五天來,再也沒有聽夕顏的抱怨了,只是閉目修煉。張虎則是在提煉真元,他的修為已經是徹底鞏固在元嬰圓滿,只是按照程翎的想法,繼續提煉,為晉級化神做準備。

    程翎見他們各自用功,便不去打擾。臨時洞府設有隱匿陣法,即便沒有兩人護法,劍精靈也無法發現。

    他離開洞府,繼續朝劍道樹行去。劍精靈的位置發生了變化,要重新推演,這一次,爭取能打下剩余的二十一根陣柱。

    推演了半天,他再次行動起來,這一回,直接沖入劍道樹的旁邊,中段和外圍的劍精靈都沒發現。直到打下六根陣柱,它們才警醒過來,又朝著程翎圍殺而來。

    程翎依樣畫葫蘆,帶著那些劍精靈不停的繞圈圈,每繞一個大圈,回到劍道樹旁都會打下三、四根陣柱。

    可惜到后面,劍精靈數量越來越多,它們好像也發現了程翎的規律,追在他身后的只有那些速度奇怪的劍精靈,其它的那些,都守在劍道樹旁。

    這么一來,程翎打下陣柱的難度大大增強,轉了數圈之后,總計打下十八根陣柱,最后三根陣柱,因為真元和精神力消耗太大,只能暫時停止,回到臨時洞府恢復。

    連續不停的將精神力消耗到快要衰竭,再次恢復回來,讓他的精神力都有了長足的進步,不僅如此,他的修為在化神圓滿的基礎上更純厚了。

    功法的運轉日趨熟練,最后一次恢復真元,只用了四天,比之前整整少了一天,而且經過這段時間對身法的應用,風光化影身法再次提升,達到圓滿境界。

    程翎第四次來到劍道樹的外圍,眼神熠熠發光,看著樹冠上一枚枚發光的果子,淡然說道:“這一次,一定可以完成所有節點,劍道果,你等著我!”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