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部章節 第596章 別玷污了牛和馬
    胡楊說話的聲音并不大,但對于他們而言,卻十分刺耳。

    在他們印象中,還沒有人敢在向潤華面前如此放肆。

    胡楊算是第一個。

    韓老以及董總他們,表面上看起來無比氣憤。

    但在他們的內心深處,別提有多高興。

    對他們而言,胡楊越囂張,向潤華就會越生氣,到最后,胡楊就會死的越慘。

    韓老假裝很生氣的怒視胡楊一眼,“瞎說什么呢?別忘了,在向老板面前,就是一條狗,有這么說話的嗎?趕快給向老板賠禮道歉!”

    胡楊看也沒看韓老一眼,更沒有站起身來,而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悠哉悠哉的喝了起來,喝到最后,還很享受的咂了咂嘴。

    “……”

    韓老氣的伸手指向胡楊,手指還不聽使喚的顫抖起來,看這樣子,氣的不輕。

    蘇清涵有些不淡定的推了推胡楊,臉上滿是擔憂。

    胡楊則胸有成竹的沖她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向潤華眉頭緊鎖,雙眼瞇成兩條細縫,直視胡楊的背影。

    董總能夠感覺到向潤華心中的氣憤。

    只見他恰到好處的添油加醋,“向老板,這小子就是這么囂張狂妄。”

    “不瞞您說,我這眼睛,就是被他打傷的。”

    “是嗎?”

    向潤華劍眉倒豎,董總董武是他的心腹,一直以來,他都比較關照董武。

    在他看來,別人對董武動手,就相當于在打他的臉。

    “之前沒說是我的人嗎?”

    向潤華說話的聲音很低沉,字里行間滿是不悅。

    “說了,可是沒用!”

    董武裝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之前當我說出您的名字后,他下手更狠了!”

    “而且他還說,您會給他面子,不會追究責任。”

    “最主要的是,他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

    “什么難聽的話?”

    向潤華雙手背在身后,咄咄逼人的問道。

    “向老板,我……我不敢說……”

    “我讓說就說,我不會怪!”

    董武假裝很為難的抿了抿嘴,糾結幾秒后,硬著頭皮道:“那我就說了,不過向老板千萬別生氣,這都是那小子說的。”

    “說吧!”

    “他說您在他面前屁都不是,您見了他,還要讓他三分……”

    韓老看到董武的樣子,激動的只差豎起大拇指,給他點贊了。

    這拉仇恨的技術,也是沒誰了。

    經過董武的努力,胡楊恐怕想活著走出去,是不可能了。

    “胡楊,怎么能說出這么混賬的話呢?”

    韓老氣憤的伸手指向胡楊,“真以為自己了不起?沒人敢收拾?”

    “向老板是能惹的嗎?”

    說到這里,韓老又是低頭,又是哈腰的來到向潤華面前,“向老板,實在不好意思,我沒想到找來伺候您的下人,是這種貨色,讓您生氣了。”

    “您想怎么處置他,您盡管開口,這事交給我來辦就行!”

    原本很生氣的向潤華,忍不住多看了胡楊背影幾眼,“剛才說這人叫什么名字?”

    “胡楊!”

    聽到這名字后,向潤華的表情很復雜。

    看到向潤華的表情后,韓老并沒多想,反倒是內心一喜。

    在他看來,胡楊與向潤華之間,肯定也有過節!

    “向老板,您想如何處置?”

    “扇耳光吧!”

    向潤華隨意回了一句,便提起茶壺,大步朝胡楊走去。

    “好嘞,我們這就按您的吩咐做!”

    韓老說話時,挽起袖子,揚起巴掌,得意洋洋的朝胡楊走去。

    可他剛走幾步,向潤華便皺眉問道:“干什么?”

    “您不是讓我們扇他耳光嗎?”

    “我是讓們扇自己耳光,明白了嗎?”

    什么?!

    韓老和董武明顯一愣,一臉錯愕和詫異。

    現實與他們想象相差甚遠,一時半會兒有些回不過神來。

    為什么要扇自己耳光啊?

    難道他們說錯話了?

    就在他們一頭霧水時,向潤華提著茶壺來到胡楊面前。

    “胡大師,實在不好意思,之前真沒認出來,多有得罪,還請海涵!”

    向潤華說話時,還不忘親自給胡楊倒茶。

    看到這一幕,韓老他們太過于震撼,有種看傻眼的感覺。

    向潤華居然給胡楊倒茶,而且還這么客氣!

    這……這胡楊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韓老嚇得兩腿發軟,隨時都有癱倒在地的可能。

    他雙眼暗淡無光,近乎絕望。

    直到這時,他才真正后悔了。

    因為他發現,胡楊遠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厲害!

    可現在,已經晚了!

    “向老板客氣了。”

    胡楊雙手做拱,“我還是挺佩服向老板眼光的,這手下,編起故事來,那簡直比格林童話還精彩。”

    “是了解我的,董總說的那些話,我真說不出口,昨天他想占我老婆的便宜,所以我才動手打人,我想……”

    胡楊話還沒說完,就被向潤華擺手打斷,“胡大師,是什么人,我向某很清楚,這一切,都怪我沒管理好。”

    “雖然替我管教了我的手下,但這遠遠不夠!”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說到這里,向潤華提高聲音朝門外喊道:“阿彪,們進來一下。”

    下一秒,兩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推門而入。

    “老板,怎么了?”

    “家法伺候!”

    向潤華伸手指了指董武,一字一頓的說道。

    “是!”

    董武聽后,嚇得腳一軟,整個人癱倒在地。

    “向老板,我錯了,我真錯了,您看在這么多年來,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饒我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之前很高調的董武,直接急哭。

    “得罪了胡大師,讓我怎么原諒?”

    董武聽后,如狗般爬到胡楊和蘇清涵面前,不停磕頭,“胡大師,您大人大量,您就饒了我吧,以后讓我做牛做馬,在所不辭!”

    “請別玷污了牛和馬,謝謝!”

    胡楊冷冰冰的掃了一眼董武,說完話后,把目光移開。

    對于胡楊而言,原則問題,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話音落下,其中一個壯漢一把將地上的董武提起來,至于阿彪,則朝董武兩腿之間,連踢好幾腳。

    鉆心的疼痛,使得董武慘叫連連。

    不過他無法掙脫壯漢的束縛,沒過幾秒,他兩腿之間,便有鮮血流出……

    “胡大師,看這樣夠不夠?要是不夠,我讓阿彪再繼續!”

    向潤華小聲問道。

    “行了,先就這樣吧!”

    胡楊說話時,把目光移到韓老身上,在他看來,是時候處理他們了。

    可就在這時,蘇皓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接通以后,聽到電話對面傳來的消息后,忍不住大喊起來,“什么?還有這種事情?”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