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作品正文卷 第250章:不對勁
    肖渲苒和周建已經很久都沒有來接兩個孩子了,或者說,兩個孩子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到媽媽了,所以在人群中一看到肖渲苒,兩個孩子就格外的激動,朝著肖渲苒跑去。

    想到肖渲苒身上的傷口還沒有完全好,可經不起兩個孩子這樣沖過去,歐陽青便趕緊的站在肖渲苒的跟前攔著兩個孩子,“你們的媽媽現在有些累,你們可不能這么鬧,要小心的去抱媽媽知道了嗎?”

    兩個孩子似懂非懂的走到肖渲苒的跟前抱了抱她。見到兩個孩子的肖渲苒很是開心,她緊緊的抱住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從一出生就一直跟在她身邊的,也不知道最近這段時間是怎么回事,孩子總是跟她分開。

    接到兩個孩子,肖渲苒便準備回家了,但是卻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不是很想遇到的人,也不知道韓雙月來幼兒園干什么,不過肖渲苒卻沒有要搭理她的打算。

    肖渲苒一手牽著一個孩子便朝著自己的車子都去,但是這個時候,韓雙月已經看到了肖渲苒,便朝著肖渲苒走來了。

    要是按照肖渲苒之前的性子,她可能會直接的上車走人了,但是想想她和韓雙月的關系,她現在這樣走掉,似乎有一種落荒而逃的感覺,她可不是會認輸的人,便站在原地,看著韓雙月朝著自己走來,她倒要看看韓雙月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肖渲苒的錯覺,她總覺得今天的韓雙月有些憔悴,但是當她開口的時候,肖渲苒就知道是自己以為錯了。

    韓雙月說了一句讓肖渲苒摸不著頭腦的話,她說:“肖渲苒,你們會遭報應的。”說完便離開了。

    看著韓雙月的這些舉動,肖渲苒感覺自己都有些懷疑,韓雙月是不是故意出現在幼兒園的門口跟自己說這句話,但是這韓雙月未免也太無聊了吧。雖然她知道韓雙月一向是個挺無聊的人,但是,她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具體是哪里不對勁她也說不出來。

    回到家里,兩個孩子便自己回房間去了,周建也是早早的就下班了,現在肖渲苒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好,他總是擔心肖渲苒在家里沒有好好的養著。

    當他一走進家里,聽到兩個孩子嘰嘰喳喳的聲音,他就知道,肖渲苒今天又沒有好好聽話的呆在家里,又跑出去了。想想幼兒園門口那么多人,要是擠到了肖渲苒,她身上的傷口又沒有好全,想想就有些可怕,也不免臉色就陰沉了下去。

    肖渲苒從廚房里出來就看到了臉色不太好的周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便走過去問道:“你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真是的,都是快四十歲的人了,怎么總是這么容易生氣。

    周建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笑嘻嘻的女人,一時間脾氣沒出發,“你今天是不是自己跑出去了?我都說了,你現在還沒好全,你到處跑干什么?!還有,你去廚房干什么!?為什么就是這么不聽話,你是不是不想早點好!?”

    突然的被這么兇了一頓,但是肖渲苒卻覺得她現在一點都沒有不開心,反而覺得有點開心,雖然之前周建也是這樣關心她,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現在被罵了就是感覺很開心,忍不住的嘴角上揚。

    “你居然還笑!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在生氣!你能不能嚴肅一點!”

    肖渲苒真的是更想笑了,但是看著周建,還是努力的忍著不笑,“好了,我錯了,我不該亂跑,我以后都不亂跑了。”

    “這還差不多。”周建轉身朝著樓上走去。

    吃過了晚飯,肖渲苒現在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去幫兩個孩子洗澡,索性便回房間去了。

    肖渲苒躺在床上,看著從浴室出來的周建,突然的說道:“老公,我今天在幼兒園門口見到韓雙月了,我覺得她有點怪怪的。”

    一聽到韓雙月三個字,周建便馬上的走到肖渲苒的身邊,問道:“你沒有和她起沖突吧?

    “沒有。”也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周建的反應,肖渲苒總覺得是發生了什么事,她看著周建的眼睛,“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周建一笑,撫了撫肖渲苒的頭發,“你一天天的亂想什么,我能有什么事瞞著你。”想了想,周建還是把決定把這件事告訴她。

    他將手里的毛巾扔到一邊,爬上了床,將肖渲苒摟進自己的懷里,說道:“昨天晚上,肖渲苒在我們離開之后出事了,所以你現在盡量不要跟她起正面的沖突,也不要跟她接觸,最好是待在家里不要出去。”

    其實,不用問,女孩子那么晚出事了,能出什么事,其實,肖渲苒也問不出口的,雖然她一直都不喜歡韓雙月,但是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她也是覺得挺可惜的。

    察覺到懷里的人沒有反應,周建也不知道肖渲苒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總覺得現在的韓雙月,也許神經有些不正常,但是他也不敢確定,他最擔心的就是韓雙月會傷害肖渲苒和兩個孩子,其他的,他倒是沒有什么擔心的。

    他輕輕的撫了撫懷里的人兒的背,“好了,睡吧,別亂想,也許是我多想了。”

    早晨,周建醒來的時候,肖渲苒還在熟睡,今天是周末,但是公司還有一點事情要去處理,但是兩個孩子在家里,也不知道兩個孩子在家里會不會太鬧了,他覺得自己得抽空好好的教育一下兩個孩子,怎么能這么鬧騰。

    但是周建起床的時候,兩個孩子也已經起床了,周建便一手一個將兩個孩子抱下樓。

    這段時間,兩個孩子長高了不少,也變沉了。周建到了客廳才將兩個孩子放下,他蹲下身去盯著兩個孩子,一臉嚴肅的說道:“我今天要交待你們一件事情,媽媽最近這段時間,有些累,所以你們不能去打擾媽媽休息,還有,不能讓媽媽抱,也不能往媽媽懷里撲,知道了嗎?你們最近變重了。”

    豆豆倒是沒什么,果果撇了撇嘴,有些哀怨的看著周建,“爸爸,你是在嫌棄我變胖了嗎?”

    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他有些無奈的抱起果果,“總之呢,你們不要去鬧騰媽媽,要乖乖的在家里知道了嗎?”

    豆豆回答道:“知道了,我們會乖乖的。”

    交待完了這些,周建還是不放心,又交待家里的傭人,要照顧好兩個孩子和少夫人,不能讓肖渲苒累著,也不能讓兩個孩子去鬧她。

    雖然是不放心,但是公司也確實是有事等著他去處理的,臨走他又叮囑了一邊才離開。

    才到公司,周建才坐下來,秘書便進來了,“周總,天晟集團的韓總來了?”

    周建已經隱約的猜到了他來干什么,但是還是讓秘書把人請進來了,“讓他進來吧。”

    當韓晟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周建也是愣了一下的,他的印象里,韓晟總是氣宇軒昂的,而且整個人中氣十足,但是眼前的這個頭發花白,有些憔悴的人,確實是韓晟不錯。

    愣了一會兒周建才開口道:“韓伯父,您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韓晟看了一眼周建,便在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了,“我來找你什么事你不知道嗎?”

    周建垂了一下眸子,“那件事,我也沒想到后面會發生這些事情,但是對于韓雙月的事情,我只能說,我很遺憾。”

    韓晟突然的笑了,“韓雙月,現在連稱呼都這么生疏了,也是,以你的性子,又怎么會去管你覺得與你無關的人呢?”說著,韓晟感覺自己心疼得不能自已,他捧在手心里的寶貝,怎么到了他面前,就是這樣的一文不值呢。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