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卷 劍仙之名 第156章 哼,無知青年!
    “不愧是殺了蚩白那家伙的小輩,有些本事,不過,你以為殺死了一個赤紅真人,就天下無敵了嗎?!”

    黑龍王一脈的領頭人是一尊黑蛟人形,表面有著一塊塊煞氣森然的黑色鱗甲,十分厚實,防御力應當非常強大,他抬起淡黃色的豎瞳孔,冷哼一聲,譏諷的說道。

    “無不無敵我不知道,但對付你們,這點實力足夠了!”

    楚云冷笑。

    “狂妄,螻蟻!”

    黑蛟長老眼神一冷,煞氣從身體溢出,仿佛是尸山血海般的異象頓時浮現,從來還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講話,心中一怒,厲聲說道。

    “你找死!”

    那黑龍王背后的年輕妖修,和雪妖神族的年輕人頓時怒了。

    這些年輕人從小養尊處優,何曾受過這樣的嘲諷,如今楚云這番話如同挑釁一般,當場就有人安耐不住自己的暴脾氣,從自己勢力中沖了出去,手中寶光閃爍,悍然是一件強大的寶器長梭!

    “記住了,殺死你的叫……”

    那雪妖神族的青年沖出,體外冰雪妖力交織,頓時冷聲的向他喝道,而下一秒,看到眼前的一幕,聲音戛然而止。

    楚云面無神色,冷眼看之,瞬間身形閃閃動,暴掠而出,五指捏拳,拳頭上有著淡紫色的光芒繚繞上方,直接朝著對方的寶器落下,咔嚓的一聲脆響,如同金石碰撞一樣,這件寶器長梭直接粉碎。

    “你!”

    那青年頓時動容,眼神中又驚又恐,驚慌恐懼的向后退去。

    后方沒有沖上去的妖修頓時止住了腳步,不禁倒吸一口氣,這人類,簡直比他們還要像妖族,這肉體強大的簡直太變態了,徒手砸碎一尊寶器,這……簡直聞所未聞。

    “遲了!”

    楚云冷聲道,一步邁出,體內道苗的劍氣沖出體外,尖銳劍芒頓時暴掠而出。

    劍光如絲如露,快如閃電,正是《朝夕驚云劍訣》的朝露!

    眼前一花,這道劍光直接洞穿他的身體,瘋狂的攪碎著冰雪妖族體內的生機,噗嗤一聲,青年發出慘叫,冰魄之心當場粉碎。

    這魯莽的青年和冷濯的下場一樣,冰魄之心四分五裂,就算是神仙來了也無力回天,當場變成了一塊塊冰渣,掉落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楚云有些無奈的看著地上粉碎的冰渣,心中忍不住吐槽,不知道作者有取名困難癥?還要自報姓名!

    沒點眼力勁兒……

    徒手雜碎寶器,隨后斬殺神海境青年,如此一幕僅僅發生在一個眨眼的時間里面,然而四周還在飛行的幾名妖修頓時停滯在半空中,這等畫面讓其他幾個青年背脊寒氣倒升,無數冷汗冒了出來,倉皇的向后退去。

    “孽畜!”

    妖雪神族中的一個長老頓時目眥欲裂,又一名天賦極佳的晚輩死在了楚云的手中,當即憤怒的吼著,一步邁出,體外蕩漾著狂暴的妖力,直接沖了上去。

    此處雪妖族來人的這個青年,正是他的一名弟子,是他眾多弟子中最有天賦的一個,而且,是他的親孫子!

    “受死吧!”

    妖雪神族的長老乃元嬰境九重,他咬著牙,臉色鐵青看向他說道。

    頓時磅礴的寒冰妖氣從體內噴吐而出,如同火山爆發一樣,頓時卷席至上,化作一道光柱沖天而起。

    “你以為你可以殺死我嗎。”

    楚云冷聲說著,當即祭出兩柄癸水劍,在空中交織出驚人的殺氣,劍光交織,一道道劍光就想是絲綢一樣,在空中激蕩,擴散而出的能量令人震驚攝人,空間震蕩,劍氣洶涌無比。

    一瞬間,這道劍光沖破數百丈的距離,白色的電芒刺啦作響,頓時鋪天蓋地的籠罩那道光柱。

    轟!轟!

    那道光柱竟然第一時間變得黯淡無光,險些就要破碎。

    “孽種,真是不自量力!”

    雪妖族長老頓時臉色難看,憤怒至極的說道。

    面對撲面而來的劍光,他不得不散去神通法印,來揮動更多的寒冰妖力來抵擋著些劍芒。

    “這簡直是變態啊!”

    有人在下面忍不住說道。

    天空中激蕩著強大的殺氣,真的古樹破碎,土壤坍塌,宛如十級地震一樣。

    竟然天底下還能有人如斯強大,以神海境級別對抗元嬰境巔峰的老祖,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恐怕有誰跟他說起,他肯定不會相信還有這種離奇的事情。

    而就在這時,四道恐怖的殺氣沖天而起,冰魂,霸道,恐怖,陰森同時交織,欲要將他包圍住。

    轟然一聲,雪妖族長老竟然被劍芒逼退,他臉色鐵青,殺機畢露,沒有說什么,直接又撲殺了上去,這一次,不僅是他,其余的四尊元嬰境老祖共同出手,更是有之打出無上神通。

    “老不要臉!”

    楚云撇了撇嘴,譏諷的說道。

    堂堂元嬰境老祖竟然要聯手對付一個神海境的小輩,說出去都丟人。

    “待會看你還不伶牙俐齒!”

    黑蛟長老頓時拍出一方大掌,黑色的煞氣繚繞,似乎可以吞噬萬靈生機,好是邪惡。

    五位元嬰境老祖共同展開攻伐之力,五彩斑斕的攻擊擴散著恐怖的氣息,仿佛可以毀天滅地!

    而就在此時,大地震動,虛空扭曲,這一方場景頓時大變。

    轟然一聲,前一秒還是藍天白云的景象,這一剎那變得漆黑無比,可謂風云變化在一念之中,天地失色,從地底下迸發出駭浪滔天的殺光,頓時驚住了所有的人。

    “不好,這是殺陣!”

    白家長老猛然退后,天空中茫茫無盡的殺氣傾斜而出,數千道殺光從地底涌出,每一道都有著一尺之厚,五個元嬰老祖當場動容。

    “不錯,這是天衍殺陣。”

    楚云身在其中,萬雷齊鳴,殺光磅礴,宛如一尊殺神。

    這一套殺陣是他在傳承之中尋得的一種劍陣,他總共以身上最上乘的玉石烙印下此陣法的紋路,以混沌鐘掩蓋其氣息,精準的布置在他們的四周,然后才是光明正大的現身。

    當初刻畫這四道陣紋時,也只是完整的天衍殺陣的一角,就連十分之一都沒有,但卻耗費了他全部的神力以及神識。

    他如今的神識何等強大,泥丸宮內有著上古神圖,盤古開天觀想圖,在突破神海境時,已經闊大數倍,幾乎比得上涅槃境的存在了,可如此龐大的神識,卻布下這天衍殺陣的一角,就險些神識虧損,傷及本源力量。

    能刻下四道陣紋,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這怎么不讓他驚訝。

    這片空間內頓時風卷云涌,宛如世界末日要降臨一樣,吞噬這四周的空氣和光芒,一片黑暗,其四道陣紋被激活,頓時以極其可怕的力量吸濟天地靈氣來補充陣法所需,頓時讓這里變成了一陣可怕的絕殺之地。

    天衍殺陣最基本需要三柄飛劍作為陣基,且還必須要以法器級別以上的飛劍方才可以,若是不及這個層次,必定會被殺陣龐大的陣元沖擊損壞劍身。

    癸水劍現在是寶器巔峰層次,但之前卻是法器級別,完全可以承受陣元的沖擊,天衍殺陣內的劍口以三為基數,劍口越多,飛劍的等級越強,這個殺陣擴散出的威力也就越大。

    “啊!”

    那白家長老想要從這殺陣之中遁走,剛到邊緣之時,頓時一道嬰兒手臂般粗的殺光降臨,向他砸去。

    其殺光中更含有凋零劍意,頓時破碎其右臂,鮮血散染天空,一聲慘叫聲傳出。

    這結界邊緣之處,比一些地方的殺光更加兇猛密集,且這里面的殺光可以無視法袍防御,擁有極強穿透。

    “天衍殺陣?莫非你已經得到了天衍劍仙的傳承!”

    白家長老一臉驚恐的說道。

    劍仙之道,功法極其,可單攻,也可群攻,威力超強無匹,飛天入地,無所不能,可就因為劍仙之道乃逆天之道,修行道路上會極其坎坷與困難,幾乎是修煉其他大道的十倍精力!

    萬年前天衍劍仙就是因為天劫過強,沒能渡過散仙天劫,而身隕天道雷罰之下。

    而眼前,竟然出現了曾經最強劍仙的傳承之人。

    當即,這里所有的元嬰長老的眼神都熾熱起來,停留在他的身上,都是赤裸裸的貪婪之意。

    “就憑你們也向沾染劍仙傳承,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自己是什么狗樣!”

    楚云眼底厭惡濃郁,這群人太過分了,看到這強大的傳承就眼紅,和魔道有什么區別。

    “殺!”

    他冷聲低喝,頓時眼眸中精芒爆射而出,此刻殺光繚繞周畔,仿佛是天魔降臨。

    大陣震動,四周無形殺念在洶涌,仿佛是一尊地獄顯化而來,那些殺氣頓時光芒沖天,彌漫四面八荒,似乎可以毀滅萬物,其中陣基三口寶劍圍繞他的身體一圈,激蕩出殺伐果斷的劍芒,頓時間,殺陣之內波濤洶涌。

    “噗!”

    一道劍芒伴隨著殺光瞬間而至,白家長老連連怒吼,剛剛修復好的手臂又險些就被殺光粉碎。

    天衍殺陣,是劍仙傳承之中,最強大的劍陣之一了,在記載中,完整的天衍殺陣,可以再一瞬間摧毀一座小世界!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