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9章 混亂(求票票~)
    “完!顏!鴻!”

    地下石洞內,完顏龍望著在冰媛等人恭迎之下出場的月鴻,冰冷而充滿殺意的聲音,一字一字地從嘴中蹦出。

    “好久不見啊,完顏龍,”再一次就見到對方,月鴻頗有些感慨,感慨時局變幻,雙方的地位已然不可同日而語,如今更是到了生死仇敵的地步。

    “我的好三弟,你連一句大哥都不肯叫我了嗎,”完顏龍面容冷峻,吐露出來的話語,亦仿佛自九幽地獄傳來一般。

    從來沒有過的,完顏龍第一次這么憎恨一個人。

    以前是完顏政的嫡子身份,讓他不受父親待見,不被文婧注意,更是被凝蓉流放到囚龍嶺,現在連那個癡傻三弟,也要來搶奪自己的東西。

    完顏龍心中恨極,為何他總是這般不受人重視,被人掠奪所有,跌入深淵。

    “別那么看我,說到底,我們其實也沒多熟,”瞥了眼完顏龍那充滿憎恨的眼神,月鴻也不以為意,淡淡地道,“你也知道,以前那些年,我一直神智未明,無論是你,還是御龍堡的其他人,在我眼中,其實都只是有點印象的陌生人罷了。”

    “即便我現在記了起來,那也只不過是水中月、鏡中花一般的東西。”

    “而自我恢復之后,我跟你也就在御龍堡的那幾天呆過一段時間,”負著手,月鴻踱步走著,嘴里敘說著,仿佛與自己毫不相干的話語。

    聽著月鴻的話,完顏龍漸漸平靜了下來,眼中的怒火散去,化作寒冰一般的冰冷。

    “是啊,我們一直當你是那股懵懵懂懂的三弟,而你,卻在恢復的那一刻,忘卻了所有,”完顏龍的話語,帶著一抹譏諷。

    “別人可以這么說,但唯獨你不行,”月鴻停下了腳步,冷眼望著他,“一個能夠狠心把自己弟弟退下懸崖的人,你覺得,我有必要尊他為大哥嗎?”

    完顏龍移開目光,他知道對方說的是,他將完顏修退下懸崖的事。

    事到如今,他也看出來了,想打感情牌這條路是行不通了,自己這個三弟,不,應該是完顏鴻,有著與完顏政和完顏修都要狠硬的心腸,與他是一類人,殺伐果斷,不會婦人之仁。

    “冰媛,這就是你給我的答復嗎,真是可以啊,”完顏龍目光轉向,恭敬站立在月鴻身后的冰媛,眼中閃過一抹恨意。

    他真后悔自己沒有下定決心,聯合三大長老將這個女人干掉,要不然,現在塞外說不定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也不會投向完顏鴻那邊。

    “沒錯,”冰藍色的眸子不待一絲波動地望了完顏龍一眼,冰媛平靜地說道,“正所謂,良禽折木而息,與其投靠你這個庶出,投靠堡主這個‘名門正統’,豈不是更好?”

    冰媛語含譏諷,卻是指的是,完顏龍曾經跟他談到過的“名門正統”的論斷,現如今,完顏鴻可是名正言順的御龍堡堡主,比完顏龍這個庶出,豈不是更加“名門正統”?

    完顏龍被戳到了痛楚,神色頓時有些羞惱,恨意更增添了幾分。

    “皇甫上人,事到如今,你還打算繼續站在完顏龍那邊嗎?”月鴻看向一直站在完顏龍身旁的皇甫上人,神情認真地道,“現在御龍堡正是用人至極,我希望你能夠回來幫我。”

    完顏龍頓時有些憤怒,沒想到對方竟然明目張膽地,當著自己的面挖人,旋即目光有些緊張地望了過去。

    “我若是回去,那大公子呢?”皇甫上人看了完顏龍一眼,不由嘆息道。

    “你在完顏龍身邊這么久,想來是知道他的性格,那么你覺得,我會把一個心狠手辣的野心之輩,留在身邊嗎?”月鴻當即搖了搖頭,沒人會留一條毒蛇在身邊。

    看過杯莫停,月鴻太知道完顏龍的性格了,野心不說,心狠手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才是最關鍵的。縱使完顏龍本身實力還在完顏政之上,幾乎與現在的月鴻平齊,但月鴻連煬桀和澹臺真人這等高手都沒讓人留下,又怎會唯獨留下他完顏龍。

    能力再高,也需要相應的品德。

    否則,就只會是養虎為患。

    聽到月鴻的回答,皇甫上人也只是嘆息著搖了搖頭,道:“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我是他舅舅,我不支持他,誰支持他。”

    “舅舅,”完顏龍心里感動,平日一向稱呼“大師”,此時也改作了“舅舅”,皇甫上人看在眼里,越發堅定了心中的打算。

    月鴻冷眼看著完顏龍的表演,忍不住搖了搖頭,皇甫上人還是有些太天真了,完顏龍的狠辣,可不只是對敵人,即便對方是他的舅舅,只要利益足夠大,他依然能毫不猶豫地舍棄掉,就像原著里,完顏龍為了鞏固他與冰媛的結盟,毫不猶豫地將皇甫上人推下了巖漿之中。

    雖然如此,月鴻卻沒有再解釋,有些事情,光解釋是解釋不清的,唯有親眼見到,才能真正醒悟。

    現在的皇甫上人,已經被他和完顏龍之間的血脈聯系,懵逼了雙眼,忘卻了完顏龍以往展現出來的狠辣。

    “一起上,速戰速決,”淡淡的話語傳來,月鴻下達了決戰令。

    霎時間,冷清雪和無鋒,頓時向完顏龍和皇甫上人沖了上去,而冰媛也給離山、木仁和布音下達了命令,一齊朝完顏龍和皇甫上人涌去,然后便靜靜站立在月鴻身旁。

    對此,月鴻也沒有在意。

    雖然冰媛明面上是投靠了自己,但月鴻卻也不敢真拿她當下人隨意使喚,畢竟他也不能確定,冰媛究竟是不是真心投靠他。

    在沒弄清楚對方的真正意圖之前,月鴻不會真正接納這個女人,也不由放下警惕。

    戰斗頃刻打響。

    二對六的局面。

    表面上看是碾壓局,但現實遠沒那么簡單,八個人交錯不清,也沒有經過默契的配合,所以完顏龍和皇甫上人承受的壓力,其實并沒有六個一流高手。

    再者,巖洞空間狹小,如此多的高手混亂一處,還要分清對手,都是有些施展不開手腳,無鋒以及三大長老還好,畢竟他們本就是長于近戰的高手,但對于冷清雪這種控制系法師,她的手段在這種局面下就不好施展,因為冰鑒是不分敵我的,所以只能以冰鑒做近身戰,不能盡全力。

    如此,便給了完顏龍和皇甫上人喘息的時間。

    且若是一三,一三,這樣分開戰斗,那么情況可能要好一些,但偏偏完顏龍和皇甫上人也看出了如此的局面,必須聯合一處,因此冷清雪他們一直未能將他們分而攻之。

    總之,場面十分混亂。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