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作品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給銀子
    走在路上,葉蓁蓁總覺得身后有人跟著,故意多繞了些路,見一小廝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

    “林子謙這廝真是麻煩,知道就不救了。”葉蓁蓁覺得有些頭疼,好在這里她都摸熟了,七拐八拐的,便將身后的人給甩了,心下想著以后還是要小心的,莫不知這林子謙存著什么樣的心思。

    回到家里,田氏也不知道為何在院子里磕著瓜子,見她拎著那么多東西,有肉有排骨還有燒雞的,眼饞的不得了。

    “這剛上鎮上就買了這么多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去賣魚的。”田氏酸溜溜的說道。

    葉蓁蓁也懶得同她在那里費口舌,直接拎著東西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田氏故意大著嗓門說道:“也不知道是在外面找了什么野男人,一看就是個狐貍精。”

    白氏在燒水,也聽到她這話,臉色瞬間變了,看著葉蓁蓁拎回來這么多東西,驚訝的說道:“你哪里來的銀子,竟買了這么多東西。”

    蘇家也算的上是村里的大戶了,但也不見得能一下子買這么多的東西。

    “娘,你就別擔心了,我小魚干賣的可好了,又談了筆大生意,以后不用愁錢的事情,雖說沒什么大錢,但小錢還是夠花的。”葉蓁蓁笑這把今天賺來的銀子拿出來。

    白氏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這些銀子,這一天就一兩多,未免也有些太多了。

    葉蓁蓁仔細的將一兩銀子放進里自己的荷包里,剩下閑散的幾百文錢,自己留了幾十個,其他的都給了白氏:“娘,這些你拿著。”

    白氏趕忙推脫著:“我已經很拖累你了,這銀子你自己存著就好。”

    蘇沐聽到動靜,拖著條腿出來。

    葉蓁蓁趕忙上前扶著他坐在了椅子上:“你傷還沒好,怎么總這么動彈。”

    蘇沐充耳不聞,心疼的看著她手上拎東西嘞出來的痕跡:“你以后莫要一個人買這么多東西了,看你這手。”

    葉蓁蓁笑著抽回自己的手,這也沒什么,都是他小題大做了。

    白氏見他們這般恩愛,心里也是放心的很,原先還在擔心葉蓁蓁嫁給了個傻子怕是以后日子不好過,現下倒是過得很好,蘇沐又十分寵愛著她。

    “娘,既然蓁蓁給你了,你就收下吧,都是一家人不用這般客氣的。”蘇沐看著那些銅板笑著說道。

    白氏見兩人都這般執拗,便也就收下了,數了一下,還有一百多文錢,這都夠村里一家人一個多月的開銷了。

    “明日我同你一起去鎮上吧。”蘇沐看著她,心里不知道有多擔心,一整天都是提心吊膽的。

    葉蓁蓁拍了拍他的頭,就像是前世拍自己家那只大金毛的頭似的:“等你好了再說。”

    晚上葉蓁蓁做了一大桌好吃的,還把蘇老爹叫來了,蘇老爹欣慰的看著她,猶豫了一會說道:“蓁丫頭啊,你可怨我把田地都給了你大哥大嫂。”

    葉蓁蓁愣了一下,搖頭,她倒是慶幸給了,雖說她這身子原主也是在家里做了不少苦累活的,但她如今可不想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這黑不溜秋的臉好不容易有點變化了。

    “爹,你可別這么說,我也知道您是擔心大哥他們,再說了,蘇沐平日里打獵賺的錢也不少了,我自己還能賣點東西,夠我們一家子生活的了。”

    蘇老爹見她如此懂事,心里更是喜歡她的很。

    “若是田氏能有你一半的懂事,我也就省了不少的心。”

    葉蓁蓁笑著沒說話,吃完飯,蘇老爹去屋里找了半天才回來,手里拿著幾兩銀子:“爹也沒什么好東西了,這些你拿著,回頭把這房子修一修弄大些,你們后面空著的那些地啊,都是你們的了。”

    葉蓁蓁驚喜了,這銀子倒是無所謂,但那地還是很大的,到時候擴修一下,她也可以多曬一些木耳,到時候又是一筆錢。

    “爹,這些你自己留著吧,我和蘇沐現在手上還有些錢,每日的前兩夠我們花銷的了。”

    蘇老爹硬是將那幾兩銀子塞給了葉蓁蓁,拍著她的手說道:“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但這些是我這個當爹的心意,再說我如今總是在你這里吃,給你點銀子你也好有個傍身的。”

    葉蓁蓁推脫了半天都被蘇老爹退回來了,蘇沐看著他們兩個一臉迷茫的說道:“娘子,這是爹給的,為什么不要啊。”

    ······

    葉蓁蓁無奈的看著他,果然還是個傻子。

    蘇老爹笑著說道:“是啊,你就拿著吧,我啥也沒給你們留的。”

    話都說道這份上了,她也不好在推脫了,便也收下了,就當是蘇老爹寄存在這里的好了。

    田氏沖了進來,不悅的說道:“爹,你未免也太偏心了吧,這東西都給了他們,那我們家大郎不是你的兒子嗎?”

    葉蓁蓁撇撇嘴,這人啊,就是貪心。

    原本田氏見她拎著這么多東西回來,想著她晚上自然也會客氣的請她過去,可等了半天也不見有人叫她,心下有些氣憤的過來,卻看到這一幕,這蘇老爹一會給上好玉佩,又是給銀子的,她哪里還忍得了。

    蘇老爹沉著臉對著趕過來的蘇城說道:“你把你媳婦給帶走,別在這里惹的我心煩。”

    蘇城趕忙上前去拉她,卻被田氏一把甩開,田氏不服的瞪著葉蓁蓁。

    葉蓁蓁笑瞇瞇的道:“爹把家里的田地都給了你們,難道還不滿足,要不我把銀子給你,你把田地給我。”

    田氏一下子愣了,這田地的收成可不止幾兩銀子,她自然是不愿意的。

    也這種呢心里偷樂著。

    “那,那爹給你的玉佩,也得有我的一半。”田氏怒罵道:“總不能你一個人獨吞了去。”

    蘇老爹知道她一心惦記著那玉佩:“那玉佩是蘇沐娘親留給他娘子的,你莫要想沾染半分。”

    田氏一聽,來了氣,這蘇沐的娘親不就是蘇城的,也不見得她留給蘇城什么,自己嫁過來的時候,就三兩銀子,別說玉佩了,就是個耳墜子也不見得。

    “爹,我嫁過來的時候可什么都沒有,你不能這樣說啊,如今給了二郎娘子,難道不應該補我一份嗎?”

    葉蓁蓁撇撇嘴,這玩意已經是不可多得的東西了,哪里還有的第二個,這田氏性格,蘇老爹本就不喜歡,就算是有,怕也是不愿意給她的。

    蘇老爹哼了一聲:“給你?你也是當了補貼你娘家,這些年,你補貼了多少,當我這個老頭子真的不知道嗎?”

    田氏臉色變得有些蒼白,沒想到蘇老爹竟然知道這些。

    “那,那也是一家人,我的娘家哥哥們,日后我們家若是有什么事情,他們,他們也是會幫忙的。”田氏說的沒什么底氣,畢竟這些年娘家一有事,她就巴巴的將銀子給了過去,蘇城勸說過幾次,見沒什么用,便也不在說什么了。

    葉蓁蓁冷冷的開口道:“這么說來,我帶著我娘嫁入蘇家倒也沒什么問題,我這剛進門的也花銷不了什么,倒是嫂子,這些年怕是補了不少吧。”

    田氏憤怒的看著她,但見她那眼神,心下還是有些害怕的。

    “大嫂,你也不必這樣看著我,一切都是爹做主的。”葉蓁蓁也不是個傻子,有靠山不靠,這蘇老爹雖平日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若是他開口,田氏也不敢有所反抗的。

    蘇老爹輕咳了兩聲,淡淡的說道:“我已經很偏向你們了,那玉佩是傳來的,自然是不能賣的,家里值錢的也都給了你們,你們還有什么要說的。”

    田氏不甘心的看著他,臉上都是委屈:“爹,雖說是這樣,但二郎能上山打獵,這賺的可比種田來的多了多了,你若是真心疼我們,那就讓他們把打獵來的東西給我們,我們去賣。”

    葉蓁蓁嘴角帶著幾分嘲諷,東西拿去給她賣?怕是不少錢都要落到她自己的口袋里去了吧。

    “這既然分家了,自然是個管各的,莫不是你打算把田地里的糧食也分給二房一些啊。”蘇老爹有些氣憤。

    田氏被懟的啞口無言,一時竟說不出個什么來,知得咬著牙怒瞪著葉蓁蓁,一切都是因為她。

    葉蓁蓁倒是樂在看她這幅樣子,一副想弄掉自己又弄不掉的樣子,尤其是她自己親自說的親事,怕是現在腸子都悔青了吧。

    “爹,難道你家忍心看著我和大郎這日日吃著咸菜面湯嗎?”田氏開始賣委屈,希望能讓蘇老爹多可憐可憐他們。

    蘇老爹看了眼蘇城,無奈的嘆口氣,自家的兒子他怎么能不心疼,但這也都是各有命數的。

    葉蓁蓁站在一旁沒有說話,這誰家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憑啥要同她分。

    蘇老爹掏出了自己的荷包,嘆了口氣,從里面掏出了二兩銀子,遞給了田氏:“這是我僅有的銀子了,給你們。”

    田氏樂呵呵的接過銀子,一掃剛才委屈的樣子。

    “爹,我們不能收啊。”蘇城皺著眉說道。

    田氏一聽,趕忙怒罵道:“你說什么呢啊,這是爹給我們的心意,為啥不能收。”

    蘇城指著她半天也沒能吐出一個字來。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