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全部章節 第51章:離家出走
    晚上十一點多。

    楚河剛剛給夏夢打了電話,現在他要搞美食街,可不能夠少了大明星的身影。

    只要夏夢再來幾次,那他這個旅游區就會慢慢打出名堂來了。

    現在的夏夢其實很忙的,各個綜藝節目,歌唱類節目都邀請她去了。

    只不過,楚河的北極星集團可是簽了她的了,現在大老板都發話了,她可不能夠推辭了。

    剛掛完電話沒一會,楚河就接到了藍振榮的電話。

    “楚董,我們家亦初在你哪嗎?她今晚和爺爺吵了一架,拿著行李離家出走了!”藍振榮十分的著急。

    “離家出走?她可是傍晚的時候才從我這里走的……你們究竟干了什么事,逼得她走離家出走了!”楚河生氣地說道。

    “這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我已經發散所有人出去找了,還是沒有消息。她真的不在你哪嗎?除了你,她好像沒有什么朋友了!”藍振榮說道。

    “我看著事情就很簡單,她什么性格你不知道嗎?要是普通的事情,她根本連話都不想多說一句,現在都離家出走了。好了,我也懶得說你,我也去找找吧!”

    楚河當即就掛斷了電話,忍不住罵了一句粗口,在他的記憶之中,藍亦初可是從來都沒有試過離家出走的。

    現在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去哪找了!

    他馬上又找到了妹妹,因為之前藍亦初來他家里住,可是跟妹妹睡一間房的,或許她們好姐妹之間會知道。

    但顯然,楚曉曉也不知道。

    “亦初姐離家出走了?這……她手機還是關機。她,她去哪了?怎么不來找我們啊?”楚曉曉也是著急了,明知道是關機還要撥打微信語音試試。

    “她那樣的性子,怕是不好意思來找我們吧!”楚河輕輕地搖頭。

    楚曉曉可不管那么多了,直接打電話叫來了一大批人,能夠叫的都叫來了,就連夏靈珊,老豬,蘇浩然等等一群小弟,甚至店里的服務員都叫來了。

    這么一群人聽到藍亦初離家出走了,他們不少人都說報警吧,這樣容易找。

    “又不是小孩子,才離家出走一兩個小時,怎么會幫忙找?而且,如果要報警的話,藍家人肯定已經是報了。”

    夏靈珊也說道:“可是,現在大晚上的,我們去哪找啊?”

    “安靜一下!讓我來想想,讓我想想,她會去哪,她會去哪!”

    楚河重復地說了兩句,然后像是催眠自己一樣,輕輕地搓著手掌,閉上眼睛回憶著今天藍亦初穿的衣服,以及她離開的時間,一句句很短的話語就從他口中說出:

    “她很生氣,上了出租車,不知道去哪?她冷靜下來,看了看外面的夜空,行李箱很重,她需要一個地方休息,沒人打擾的地方。她說了去酒店,但她根本沒有想過要去哪里的酒店,是司機帶她去的。

    司機心里得意,看見她的衣服就知道是有錢人,拉了一個很長的距離,停在一間大酒店門前,司機還想著這么晚了再拉一個客人——市中心,最豪華的酒店是什么?”

    忽然,楚河就睜開了雙眼。

    根本不等別人回答,他就說出名字來了:“昊天五星大酒店!她在那!”

    說完之后,旁邊的一群人都是驚訝地看向了楚河,一時間氣氛都有些怪異起來了。

    “這個,楚河,你是怎么知道的?”夏靈珊問道。

    “對啊亨哥,你說得這么玄,好像是親眼看見一樣,真的在嗎?”老豬也問道。

    “這個,也不一定,概率是百分七十三吧!因為她也有可能百分二十的概率去找吃的了,百分之一的概率沒帶身份證……你們別這樣看著我,這是《犯罪心理學》里面的‘側寫術’,我只是恰巧看了幾本書而已。”楚河聳聳肩,這有這么驚世駭俗嗎?

    “既然她在那,我們去找吧!”楚曉曉也心急了。

    “先打個電話問問吧!”楚河撥打了電話,沒有一會就得到了答復了。

    果然,藍亦初是在這間酒店入住了。

    眾人聞言,都是沉沉地松了一口氣了。

    “既然她入住了,那就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我去找她就行。”

    楚河要去,老豬自然是當個司機了,然而夏靈珊也不放心他們兩個大男人過去,她也要跟著去。

    三個人,就當即出發了。

    到了昊天五星大酒店,楚河到前臺詢問,幫楚河打了個電話到了藍亦初的客房里。

    “喂您好!我這里是前臺,打擾您了!這里有一位楚河先生,他說約了你吃夜宵……對對,楚河。就在大堂,好的!不客氣!”

    前臺掛了電話,對著楚河甜甜一笑:“先生,請你們稍等,她現在下來了。”

    果然,沒有一會兒,就看見藍亦初那嬌美的倩影從電梯那出來了。

    她雙眸雖然還有些通紅的,但看見楚河三人,顯然是一陣的意外,又有幾分不好意思。

    “你們怎么來了?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你啊!讓我們擔心死了!”楚河也沒有怪責她,伸手輕輕地推了一下她那白皙的額頭。

    夏靈珊則是上去輕輕地抱著她,低聲地安慰著。

    “沒事了沒事了,大家都很擔心你呢!這次多虧楚河,要不然我們可找不到你!”

    老豬摸了摸肚子,說道:“嗨,我們站在這里聊什么呢?找個地方擼串,一邊吃一邊說唄!”

    “那走吧!亦初可是從來沒吃過的!”楚河帶隊出發了。

    老豬震驚不已,說道:“不是吧?藍校花你從來沒擼過串?”

    “沒有,我倒是很想試試,但我家里……”

    藍亦初說到這里,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從小所有吃的就是家里安排的,她可根本沒有試過去吃燒烤,就連泡泡糖,各種零食都沒吃過。

    夏靈珊牽著她的手,笑道:“沒吃過又什么大驚小怪的,一般都不衛生,我們女生都不太愛吃。今晚可是要帶我們去個干凈一點的燒烤店。”

    “好咧!”

    楚河應答著,偷偷地給藍振榮發了個消息,說是找到人了,讓他們別擔心,但看樣子藍亦初是不可能那么快回藍家的了。

    藍振榮也算是松了一口氣,拜托楚河照顧她,等明天他再來見女兒。

    他們四人,找了間干凈的燒烤店。

    這一進門,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這么兩個美女光臨,可是真的從來沒有見過啊!

    點菜的時候藍亦初也不知道該吃什么了,因為全部都沒有吃過的。

    老豬可是個活寶,說道:“我們去擼串,就要霸氣,你點什么不重要,但一定要多,量要大,你看見隔壁桌了沒有?啤酒都是一箱箱上的。”

    “你一會可是開車的,酒就免了吧!”楚河叮囑說道。

    “對對對,喝車不開酒嘛!”

    然后,老豬叫來了服務員,說道:

    “來,服務員,點餐!一百串雞翅,一畝地韭菜!”

    什么,一畝地韭菜?

    這話倒是逗得夏靈珊和藍亦初捂嘴直笑。

    人家服務員都為難了,一百串雞翅倒是有,這一畝地韭菜,可真沒有了。

    楚河也是哈哈直笑,有老豬的地方可真的嚴肅不起來。

    “服務員,別聽他的,韭菜上二十串就好!”

    緊接著,一批批的燒烤送上桌來了,四人也不客氣,尤其是老豬,那簡直是風卷殘云,“豬”吞虎咽啊。

    藍亦初也是吃得津津有味,她可從來沒有吃過燒烤的。

    “楚河,我想住在長洲島,跟你學雕刻。”忽然,藍亦初開口說道。

    “可以啊!反正距離大學開學還有一個月呢!這段時間我都可以教你。正巧喬大師明天也要過來幫我打下手了,教他一個也是教,教兩個也是教。”楚河也隨口答應了。

    夏靈珊說道:“那你就跟我一起住吧!反正就我一個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太無聊了!你就當陪陪我吧!”

    “謝謝你們!”藍亦初知道他們嘴上說的十分輕松,聽起來都是順手幫她,但她知道那都是在照顧她的自尊心而已。

    只有老豬有些沒心沒肺的,說道:

    “嘿,恭喜搬新家啊!要不要辦個入伙酒,慶賀慶賀?”

    “老豬,笑死我對你有什么好處?”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