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六章萬道劍冢
    “這不是我嗎?到底是什么情況?”

    青銅棺里躺著的一個頭發散亂,渾身裸露,長相極為俊秀的男子,正是楊彤自己。

    楊彤此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青銅棺里面躺的是自己?

    “等一下,如果說那次我已經死了的話,青銅棺里面躺著的應該就是我的肉體,而目前我是處于靈魂狀態的,但是我為什么沒死?為什么我的肉體會在這里?為什么我的靈魂會和我的肉體分開?為什么會寄放在這個青銅棺里面?這里又是什么地方?在我肉體之前,這里又是誰的棺?”

    楊彤一臉的思索著,越想越疑惑,這其中的緣由,讓人猜不透。

    “你還別說這樣近距離看自己,這種感覺還真是奇妙,不過自己確實帥到我了,嘿嘿嘿!”

    “吾從未見過你這樣厚顏無恥之人!”一個蒼老的聲音,回蕩在整個空間里。

    “你是誰?”

    “吾是這里守護者,至于這里是哪里,這里是劍之歸的地方,萬道劍冢!”

    聞言,楊彤不禁思索的,呢喃道:“萬道劍冢?”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楊彤聽到萬道劍冢這幾個字的時候,除了心里面有一種莫名的揪心,能明顯的感覺到整個空間都顫動了一下,彌漫著死亡的氣息。

    “吾知道你心里面有很多疑惑?吾會一一為你解惑的。”

    “這里正如你所見到的一樣,這里是劍的墳墓,當年這里的主人,為了領悟劍道,修成正果,每悟掉一把劍,就會葬掉一把劍,沒人知道他悟了多少,葬掉了多少,后來他悟得了劍道的真諦,無敵于世間,隨后踏破虛空而去,臨走的時候建成了這劍冢,將劍葬于此地,超脫大道以外,也將他畢生的傳承葬于了此地,等待有緣人,繼承他的劍道。”

    已劍之道,在楊彤的認知里面,當年除了他沒人會選擇以劍入道,因為真的太難了,雖然劍號稱殺戮之道,攻伐第一,但你想用它入道真的太難了,且不說你有沒有那么高的悟性,光是最后的三災九劫,你都躲不過去,不知道為什么,劍者真的太難入道了,比其他的道更加難,仿佛天上天下,容不下劍道一般,至此從來沒有人用劍入道了,連劍者都很少了,當年楊彤也是九死一生,這其中的艱難也只有自己能夠體會,所以這位前輩能夠以劍,超脫大道以外,講真的內心除了敬佩,更多的是尊敬。

    似乎是發現了楊彤對著這里的尊敬,蒼老的聲音越發友善。

    “那位前輩是何許人?”

    蒼老的聲音,嘆了嘆氣說道:“主人,創造了我,沒過多久,就踏破虛空而去了,也未曾對我留下名,不過他曾經對我說過一句話,劍者本無名,自在隨我心。”

    “前輩,他這等心境真的是讓我望塵莫及,不過為什么我會出現在這里?”

    “因為你就是主人,要等到那個有緣人。”

    “我?”

    “沒錯,萬道劍種已經選擇了你!”

    楊彤有些疑惑的說道:“什么是萬道劍種?”

    “萬道劍種,是當年主人超脫大道之后,創造的一條路,不過這只是個開始,就像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孩子,擁有它,你的起點將會比別人高很多很多很多,當然最后你會發展成什么樣子,就看自己的造化。”

    突然蒼老的語氣,充滿嚴肅的說道:“你可愿意擔起這傳承者三個字的稱號?”

    “我愿意!”

    “對著青銅棺磕三個響頭。”

    對著自己磕三個響頭,總感覺怪怪的,不過楊彤也沒多說啥,跪在地上,誠心的磕了三個響頭。

    只見青銅棺上的畫面,仿佛活了過來,楊彤仿佛穿越了時空,時空的另一端,一個偉岸的身影,背對著楊彤。

    “你就是我的繼承者吧!”聲音儒雅隨和,仿佛春風拂過臉龐一樣令人感覺心動。

    “是的,晚輩楊彤,拜見師傅。”楊彤邊說邊行了一個拱手禮。

    “哈哈哈哈,你還真是上道!”

    “啊!你是真正存在的?”楊彤有點震驚的說道。

    偉岸的身影淡淡的說道:“現在我和你隔著時空在交談者,不值一提的小手段而已。”

    隔著時空?天吶,這是什么大手段?這比當年的他還要強悍,跨越時間的長河,這要多大的本領才能做到?就當年的楊彤,都不敢輕易嘗試時間,那簡直就是,要命兩個字。

    “因為種種原因,我并不能和你常談太久,我就長話短說,做我的繼承人,你沒有無上的劍,也沒有無敵的功法,甚至可能是一條九死一生的路,我最后再問你一遍,你愿不愿意當我的繼承者?”

    楊彤很果斷的回答道:“我愿意!”

    “好!徒兒,你可記住了,為師雖然沒有什么能夠給你的,但留下的劍道種子已經夠你受益很久了,你要記住了,種什么果,得什么因,你以后有什么樣的造化,就完全憑借自己摸索了,我也不會把我的劍道傳授給你,真正的劍道,是要靠自己悟出來的,方為最好的,我相信你哪怕我給你了,你也不會去走我的那條劍道,徒兒,你可知為什么劍道這條路這么難修?”

    楊彤搖搖頭,這他還真不知道。

    “所謂劍者,百折不撓,逆天改命,這已經違背了大道,所以大道已不容,這也是為什么劍者難修的原因。”說到這里,也不禁有些感慨。

    “時間不多了,你仔細聽,為師將我劍道的感受和經驗傳授給你,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小星星也會輔助你的,最重要的是要記住,我們這一脈的規矩,什么東西沒有,就去搶別人的用,哈哈哈。”

    楊彤一臉黑線,我到底拜了個什么邪魔外教?

    “好了,去吧!”

    偉岸的身影伸手一揮,楊彤直接消失在時間的長河里。

    “這樣對他真的好嗎?要是以后他記起來了,你這樣整他,你猜你會不會被他暴錘。”清脆悅耳的女子聲音響起。

    偉岸的身影謾罵道:“這他娘的臭小子,以前整我整的這么慘!好不容易逮到一次機會,怎么說也該換我整整他。”

    “唉!你真要讓他拜入你的門下?阻擋天機,替他承擔劫難嗎?”

    偉岸的身影望了望自己隨風消失的身體,很平淡的說道:“當年他一直頂在我們前面替我們承擔了那么多,現在也該我們了,我不知道為什么會是他,但這個世界需要他,希望他能安心的成長吧,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新的戰役又開始輪回了,誰又將主宰……”

    ……

    楊彤的靈魂回到了萬道劍冢,剛剛發生的仿佛在做夢一樣,竟然跨越了時空,簡直太難以置信。

    蒼老的聲音,有點急促的說道:“你可是見到了主人?”

    楊彤點了點頭。

    “這么說來,你已經是主人的繼承者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里的守護者,主人一般都叫我星星,這么說來我是不是應該叫你一聲小主人。”

    “別別別,前輩不用,叫我楊彤就行了,我想就問一下,我現在屬于什么狀態?”

    “不用前輩前輩這樣叫,叫我一聲星叔就可以了。”

    “其實按理來說你已經死了,不過主人曾留過,無上大法,我借此封住了你的肉體,不過你的骨骼盡碎,根本就恢復不了,這青銅棺本來就是一個的寶物,你的肉體才得以保全活性,不過很奇怪的是,你的靈魂不見了,我找了許久都未發現,然后你就突然出現了,當真有些奇妙。”說這里星叔也是連連稱奇。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當時處于一個什么狀態?那我現在該怎么辦?”楊彤連忙追問道。

    “本來你的骨骼已經被毀掉了,按理來說是沒救了,幸好青銅棺里面有一副骨架,當年主人不知從哪里弄回來的,提煉打造成了一副劍骨,我索性給你換上了,現在這種情況你只需要,靈魂歸位就可以了。”

    “嗯。”

    靈魂與肉身結合,青銅棺里面,楊彤睜開了雙眸,一股銳利的劍氣,仿佛透過這雙眼要撕破天際。

    睜開眼第一個感覺,力量源源不斷的涌現。

    很強!

    楊彤從青銅棺里面跳了出來,伸了伸懶腰,打著哈欠的說道:“感覺像睡了很久很久一樣。”

    活動著自己的身體,身上發出了炒糖豆的聲音噼里啪啦的響。

    “真的是爽死了!活著真好。”

    星叔在旁邊幽幽的說道:“好是好,但是你該出去。”

    “啥?”

    楊彤腦子還沒反應過來,星叔輕松一腳踹了過去。

    “走你!”

    只見楊彤這一腳踹消失在空間里。

    “小彤彤啊,可不要怪我,規定是這樣的,肉身不能進來,與其被空間排斥,不如我送你出去,哈哈哈哈!不得不說還是挺爽的,叫著臭小子,動不動就調戲我老人家,還要給我找個母劍?哼!”

    ……

    不好意思,昨天有些事情耽誤了,希望大家不要介意,送上你們可愛的推薦,么么噠,愛你們喲。ヾ(????)?~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