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6章 苦痛難言
    京華市,麗景花苑小區。

    葉羽來到張妤妤家樓下,撥通了張妤妤的手機號碼。

    “是你,身體好點了嗎?”接通了葉羽的電話,張妤妤突然一喜,緊接著欣喜的說。

    “嗯,很好!謝謝關心。”葉羽抬起頭,望著張妤妤家的門窗,由衷的感激道。

    “對了,你打電話給我……有什么事嗎?”雖然高興葉羽會主動打電話給自己,但他一想起自己的原因讓葉羽躺了幾天病院,就有點介懷起來。

    “我想,讓你把賬號卡先拿給我,我想快點把隱藏任務做完,再還給你。以一天兩個小時的游戲時間,恐怕得幾個月才能完成,我需要時間,請你諒解我。”

    葉羽想起弓箭手還被困在副本,就有點無奈。這么久沒有上手弓箭手,都有點陌生了,這樣下去一兩個月,恐怕手感和技術會拉下一大截。長時間沒有練習,這可是職業玩家的通病。

    “哦!”聽見葉羽的話,張妤妤有些失落,但轉念一想,這個任務的確是有些不方便,身為葉羽這樣的高端玩家,真的會有很大的影響,想到這里,她繼續說:“你在哪里?要我送過去嗎?”

    “我在你家樓下!”葉羽聽完張妤妤的話后,回答道。

    說實話,葉羽怕她為難,但他的回答,讓葉羽松了口氣。

    沒過幾分鐘,張妤妤小跑出大樓,看到葉羽在不遠處等待,她加快了步子。

    “不好意思,我必須這么做。”看到張妤妤急匆匆的趕來,葉羽苦笑著。

    “沒事,我理解!是我脫了后腿。”張妤妤沒有多說什么,而是面容帶著一些歉意的笑著。

    “嗯,你是個堅強的女孩,不要被家里的瑣事打敗,壓垮。”想起前世里,張妤妤的下場,葉羽就有些憐惜起這個柔弱的女孩,緊接著葉羽鼓勵道。

    “謝謝你,其實我已經看開了,大不了父母離婚啊!反正我也不小了,小孩子才會被這點事情打倒呢!”張妤妤感激的看著葉羽,表情微微動容。

    “喏,賬號卡!對了,你身體真的不要緊嗎?”把賬號卡遞給葉羽后,張妤妤圍繞葉羽轉了幾圈,認真打量一番后,疑惑不解的問起。

    “沒事,我已經好了,感覺全身充滿了力量,打死一頭牛都不成問題。”葉羽開玩笑道。

    “噗呲!”

    “就知道胡說,下次別這樣了,不然我到哪里去給阿姨賠個寶貝兒子。”聽見葉羽的話,張妤妤突然捂嘴偷笑,白了葉羽一眼后,她沒好聲的說道。

    “哈哈。”葉羽也被自己逗樂,突然笑出來,笑著笑著就僵下了面容。一想起如果不出手,她心理承受不了那么殘酷的事情,從頂樓跳下,葉羽就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好在……自己可以替她承受這一切。

    “那我走了!”葉羽最后看了眼她,沉了口氣后說道。

    “路上小心。”

    看著葉羽消失的背影,張妤妤眼中浮現出一抹苦澀的神情,她強顏歡笑低聲喃喃:“我在你心里,究竟處于什么位置呢?”

    回到家后,張妤妤看著母親坐在沙發上,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心里有些做賊心虛的感覺。

    “下次少跟男同學見面,我怕鄰居看后,閑言碎語,我丟不起這個人。”張母看了眼張妤妤不動聲色的走進來,繃著個不悅的臉,冷聲道。

    “知道了。”張妤妤沉著個臉,心緒不寧的回復道。

    “明天過后,我會跟你爸離婚!”不等張妤妤回到臥室,張母一句晴天霹靂的話,直擊張妤妤的心頭。

    “哦!”停住腳步,張妤妤眼中露出了一絲霧氣,晶瑩剔透的淚光在眼眶打轉,沉默了幾秒后,她只應了一個字就頭也不回走到了房間。

    哐當!

    臥室房門被重重地帶上,發出了哐當作響。

    張母突然一愣,把視線停留在張妤妤停留的地方,許久才緩過神來,張妤妤的行為讓她感到詫異,卻又說不出哪里不對勁,只感覺這個女兒,好像變了一個人。

    臥室里,張妤妤把頭埋在被窩,哭的梨花帶雨,枕頭打濕了大片。盡管有時候她外表堅強,但內心還只是個十五六的柔弱女孩子,父母離異這種事情,發生在她身上,的確有些殘酷。

    ……

    回到工作室,葉羽剛想打電話叫薛東來做完這個貪婪洞窟的隱藏任務,就想起來薛東可能永遠來不了了,他的父母,似乎把他的游戲設備摔的稀巴爛,葉羽很同情薛東的遭遇,好不容易加入工作室生活有了點起色,卻被父母澆滅最后的希望。

    不過好在他成績比重生前要好很多,未來應該能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也不至于因為休學而淪落到成為社會的最底層階級。

    “喂!柳白……有空來工作室嗎?”撥通了柳白的電話,葉羽對他有點無奈,這家伙好歹是工作室的股東,一兩個月不來工作室,未免就有點太不地道了。

    “嗯?什么事?去那里干嘛呢!”柳白疑惑不解。

    “做個任務,很困難。”葉羽認真道。

    “哇,師傅,你終于是承認我的實力了嗎?放心我馬上來。”通話另一頭,柳白興奮的無與倫比,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屁顛屁顛的朝工作室趕來。

    “想多了,就是讓你湊個數。”葉羽澆了盆冷水,頓時讓柳白無語凝噎,那熱情的勁兒也消失不見。

    “不是吧!師傅,我還以為我表現的時候到了呢。”柳白苦逼的說道。

    “行了,快來。”葉羽說了一聲后,掛斷了通話。

    收回手機,葉羽把視線轉向游戲中的工作室成員,一個個安靜的躺在游戲椅上,暗自點了點頭。

    正是多虧了他們,讓自己大賺了一筆,否則,父母也不會這樣支持自己玩游戲了。

    咚咚咚!

    沒過十幾分鐘,屋外傳來了粗重的敲門聲。

    “師傅,什么任務,需要我出手?你一個人應付不來嗎?”柳白一進來,就拋出了一大堆問題。

    “進游戲再說吧。”葉羽沒有多說,把張妤妤的游戲賬號卡遞給了他。

    “我靠,師傅你哪來的賬號卡,這也太粉太Q了吧?”接過張妤妤的賬號卡,柳白突然被它吸引,這粉紅色的卡套居然印著Q版游戲人物,赫然是個女牧師。

    “這是妹子的吧?”敏銳的嗅覺,讓他嗅到了卡上還殘存著一絲芬芳,她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葉羽,雙眼直勾勾的問道。

    “白癡都看得出是個妹子的吧?!”葉羽冷不丁的說道:“快上游戲,用這張卡!時間緊的很,必須這個月完成任務,否則兩個月后城市競賽,就來不及了。”

    “什么任務要做一個月?”柳白驚訝的問起。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