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七十二章 風過無痕(下)
    晨光乍現,一道明艷的光芒艱難的沖破云層射入人間,正是因為了這第一道晨光才讓大地上的人們意識到最為難捱的一夜終于是迎來了盡頭。然而人們苦苦煎熬、奮力掙扎好不容易活下來之后看見的并不是明媚的晴天而是灰蒙蒙的陰雨天。

    從天而降的雨點打在滿目瘡痍的大梁的土地上,打在每一個還活著的人身上,有人感慨自己恍若重生、有人感嘆輝煌不再、有人茫然四顧、還有人腳步停歇的繼續奔跑。

    宣韶寧一直在奔跑,已經是一天一夜沒有合眼了,原本應該是疲憊不堪的可是現在他卻分外的精神,軀體上的酸痛、麻木都自動被忽略了,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正是這個念頭在支撐著他。

    腳步踩踏在水洼地里濺起一連串的水花,宣韶寧已經不在意這些了,他的全身都已經被打濕了,雨水從額頭滑下,這種冰涼的感覺不斷刺激著他的神經。正是因為在不久之前同云萱分別的時候有過約定了,要不然宣韶寧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里去。

    這一切是真的么?又或者不過是自己的幻想?可是不僅是自己,師鞏正淵也在場,他也看見了,一切就那么真實的發生在眼前了,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真的!是真的?若是這是真的,那么這么多年來自己對他的認識都是錯的么?不會啊,一個人可以裝一時怎么能裝數十年呢?這是何等的定力,這是何等的城府!

    蕭云祈一直以來給將士們的印象都是關懷下屬、心憂天下、作戰勇猛、身先士卒,他是依靠真刀真槍、拋頭顱灑熱血建立起來的軍功、累計起來的名望,在將士們的心中他一直都是一位能征善戰的將軍,而不是玩弄權術的幕后之主。宣韶寧也是如此認為的,跟在將軍身邊這么多年,同他相處了這么多年,將軍的為人宣韶寧自認為是把握的八九不離十的,直到昨晚,昨晚的一切狠狠地扇了宣韶寧一個巴掌。

    “別再為他辯解了,你不過是他的一枚棋子而已,一直都是!你就是棋子,就算是現在立刻死了,他不會有一點心痛的,根本不會有,因為他還有千萬的棋子可以使用!”宣韶寧吐出一口雨水,他不想再去思考了,原本存在于腦子里的關于這天下的一切都在瞬間崩塌了,他快要連自己存在的意義都找不到了,好在還有一個人在等待他。

    繞過一道一道的宮墻,宣韶寧憑借著自己僅有的一些記憶尋找到了通靈殿,那是原先皇家祭祀先祖的地方,那里宣韶寧從來都沒有去過,只不過是曾經經過一次見過一眼,只不過那一眼他就將這個神圣的地兒記在了腦子里,他沒有料到多年之后自己竟然會用的到這一份記憶。

    跨過最后一道紅墻灰瓦的宮門,宣韶寧終于是停下了腳步,這一停下可是不得了了,所有的疲憊、痛苦都在同一時間涌向了身體,若不是有著堅強的信念,宣韶寧這會兒就直接癱倒在地了。

    放眼看去這座通靈殿并不大,同皇城內那些金碧輝煌的宮殿相比顯然是不值一提了,但是這座宮殿的獨特就在于她的寧靜,也不知是為何一旦是進入了這座宮殿就會有一種心神安寧的感覺,即便是如同宣韶寧這般的煩躁、痛苦、懷疑的人。

    放慢腳步,宣韶寧淋著雨緩緩踏上白玉臺階,他眼睛都不敢眨,死死盯住宮殿內,他在期盼等待那個熟悉的身影,那個思念了多年的身影,這或許是這一天來上天對他最仁慈的一次,這一次他沒有失望,他看見了云萱,此時的云萱正跪在靈牌之前。

    “云萱.......云萱”

    原本如同雕塑一般的云萱在聽見了宣韶寧的呼喚之后終于是動彈了,她僵硬的轉過身子看著宣韶寧,眼中透露出來的是安寧,而宣韶寧看見的是云萱抱著自己的孩子起身朝著自己走過來。

    “皇兄沒有和你一起來?”

    宣韶寧嚅動著嘴唇,腦子激烈斗爭著不知該告訴她現實還是該編一個謊言來欺騙她。

    “不要騙我,我最擔心也是最痛恨欺騙,至今為止沒有騙過我的人惟有你。韶寧,告訴我實話吧,事到如今還有什么是我不能承受的?”

    “對不起,我沒有完成你的囑托。”

    “這是皇兄的該有的宿命,自從他選擇了這條不歸路時便已經注定了。大梁到了最后關頭了,我不過一介女流,什么事兒都做不了,可是最后我還是希望你能再幫我一把,好么?”

    “什么事兒都可以,只要是你說的。”

    云萱將孩子遞給了宣韶寧,帶著不舍的眼神說道:“幫我帶這個孩子出宮去吧,將他認作的是你孩子,將他撫養長大,好么?”

    “云萱?”

    “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做離塵,遠離紅塵,不被世俗所煩擾,不求有多大的作為只要能無愧于心、平安順遂的度過一生;遇到一個心之所向、執手終生的女子,體會人世間的愛情。”

    “云萱,難道你不打算同我一起出城?”

    “皇兄已經不在了,皇族不可以沒有出來主持大局,四哥若是能力挽狂瀾那便是坐定了這皇位,可是在這之前身為大梁的公主,我有必須要承擔的責任!我唯一牽掛的便是這個孩子,只要他安全了,我便再也沒有任何后顧之憂了,我唯一能信任的人只有你。”

    “柯冉遭遇了什么事兒?”宣韶寧問出這句話之后立刻就后悔了,這個時候為何要提起言柯冉?

    “他死得其所,他也算是不負家國了,只不過他負的人是我。”云萱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表現的很是平靜,而宣韶寧則是心潮澎湃,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同窗好友竟然會有這般的心機,黨同伐異也是身不由己,可是偽造自己的書信去騙取云萱的好感,好不容易得到了云萱竟然又不珍惜!

    “天下大勢不是你我一個人能抗衡的,我們能做的便是順應,可是這并不代表不管是好是壞我都必須全盤接受,我要反抗!韶寧,帶我的兒子走吧,若是此生我們還有機會再見,便讓離塵重新認我這個母親。”

    “云萱,我知道自己太過懦弱了,明明是心里喜歡可是卻一直被世俗倫理所綁架,覺得自己配不上你,對你的這份喜歡只能深藏在心底,可是越是藏得深對你的思念就越是折磨我!云萱,我們太不容易了,走到今天的這一步我們不要再錯過了,同我一起走吧,離塵你好好的陪著他長大,你.......”

    “不可能了!”云萱粗暴的打斷了宣韶寧的話,狠狠推了他一把,淚水不爭氣的滾落下來,“我們已經不可能了!走吧,走啊!”

    堪堪來到殿門口的宣韶寧耳中聽見了戰馬的咆哮和戰士的兵戈,他慌張地朝著通靈殿四處查看,沒有看見一個人影但是這嘈雜的聲音卻是越來越清晰,有軍隊在快速靠近!可是僅僅從這些聲音,宣韶寧難以判斷出是敵是友。

    “云萱,跟我走!”

    宣韶寧剛剛邁出一步,云萱已經抽出了一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咽喉處,宣韶寧認出這柄匕首正是自己送給她的。

    “不要再猶豫了,不然你也走不了了!走啊,好好撫養離塵便是對我最好的寬慰!”

    宣韶寧竟然著急的哭了,他還想要勸說可是身后的聲音已經是近在咫尺了,最后看了一眼云萱之后他迅速藏身進入了通靈殿后殿之中,不甘心的他還是偷偷朝著宮門方向看了一眼,他看見的是蕭云祈走在最前頭,裴正豪押著皇甫幽進入了通靈殿。

    “云萱,你果然是在這兒!”

    “四哥,皇兄呢?你是進京來勤王的吧?”

    “是四哥沒用,皇上已經遭遇了毒手,就是這個人干的!”

    蕭云祈將矛頭直指皇甫幽,云萱的眼神也落在了這個囚徒的身上,他的穿云箭此時背在裴正豪的背上,而他盡管是眼神中的恨意都要溢出來了可就是不說話,能做的只有齜牙咧嘴。

    “云萱,你放心只要有四哥在,外敵一定會被清除的!我大梁的國土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侵犯!今兒我來這里便是要將這個通敵叛國的罪人公開處決!”

    聽到這里宣韶寧的內心一陣抽動,他這時才發現站在蕭云祈身后的人群中還有凌緋顏、師鞏正淵,還有幾個熟悉的面孔,其中一人竟然是尹挽挽!

    宣韶寧眼睜睜的看著皇甫幽被蕭云祈砍下了頭顱,之后蕭云祈說了些什么他已經聽不見了,他能聽見的只有自己狂跳的內心。他隱約還聽見了云萱的聲音,宣韶寧看見自己懷里的孩子此時睜開了眼睛,沒有哭鬧而是眨巴著好奇的眼睛盯著自己,宣韶寧一咬牙閃身離開了通靈殿。在跑到后花園的高處他情不自禁的再一次眺望了通靈殿,這才發現通靈殿竟然開始冒出一股子黑煙了。

    云萱!能去哪里呢?放眼望去,整座京城儼然是人間地獄了,想要對抗外敵卻力不從心;想要回到靖義軍,內心已經不允許了,懷中的孩子又該如何解釋?

    玉京曾憶昔繁華。萬里帝王家。

    瓊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蕭索,春夢遶胡沙。

    家山何處,忍聽羌笛,吹徹梅花。

    王朝落日中倒影出的又豈是宣韶寧一個落寞的身影........

    第一部完結

    
时时彩一星最稳办法